•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千亿国际平台

万达普惠总经理出走背靠巨头、累放千亿的平台困局何在?

时间:2019-01-07 11:44:15  作者:admin  来源:千亿国际平台  浏览:156  评论:0
内容摘要:  2018年接近尾声,到了各大企业年终收获的时节,却有人义无反顾地选择离开。  万达普惠的总经理王玉海,就是其中一员。新流财经获悉,王玉海不久前已从万达普惠离职,下一步或将携手FICO某高管共同创业。  万达普惠事业群是万达金融旗下的互联网金融板块,也是万达...

  2018年接近尾声,到了各大企业年终收获的时节,却有人义无反顾地选择离开。

  万达普惠的总经理王玉海,就是其中一员。新流财经获悉,王玉海不久前已从万达普惠离职,下一步或将携手FICO某高管共同创业。

  万达普惠事业群是万达金融旗下的互联网金融板块,也是万达金融集团中举足轻重的核心业务之一。王玉海到万达普惠任总经理之前,曾先后担任美国运通国际部风险政策总监、广发银行零售业务首席风险官,专业能力毋庸置疑,但行事风格极其低调,被同行称为“真正的隐形风控大佬”。

  一位前广发银行员工表示,王玉海是在2017年底离开了供职近7年的广发银行,在万达普惠正式开业前夕加盟万达。但因为种种原因,短短一年后他又选择了从万达离开。

  “其实这对万达普惠目前的业务不会有太大影响,”万达金融集团内部人士黄鹏(化名)表示,万达普惠的产品经过前两年的打磨,模型、策略等方面都趋于稳定,真正受影响的是员工的心态。

  对更多万达普惠的员工来说,这里是他们梦想生根发芽的地方。而领头人的更迭,也意味着万达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方向变得难料。

  在王玉海离开之前,万达普惠已经小有成绩,尤其在2017年,万达普惠伴随消费金融的彻底爆发获得快速增长。

  知情人士透露,截至今年上半年,万达普惠累计放款超过1300亿元,贷款余额约为110亿元。回顾万达普惠的发展历史,这样的成绩其实并不出人意料。

  2015年7月,万达出资百亿设立万达金融集团,包含网络小贷、投资、资管、保险、私募基金等业务板块;

  2016年10月,万达金融拆分,成立了万达网科集团,网络信贷公司和快钱都被划归其中,而万达金融集团侧重于传统金融业务。随着后来万达网科业务探索失利,2018年,万达互联网金融重新归入万达金融集团,最新一次业务结构调整后,万达的四大产业集团板块变为:商管、地产、文化、金融。

  2016年-2017年,万达拿下了上海万达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广州万达普惠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重庆万达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三张网络小贷牌照,注册资本共计40亿元。

  丰富的金融牌照,雄厚的资本力量,加上线上线下通过万达广场、万达文化娱乐产业、万达地产等庞大的生态体系带来的天然流量入口,万达普惠的起点,绝对高到让互金行业一众竞争对手艳羡不已。

  从2015年万达旗下的快钱推出“快易花”开始,到目前为止,万达普惠的信贷产品主要有:线上现金借款产品“万e贷”、“快易花”、“万达贷”;信用支付类产品“万达花”;针对特定人群的线下大额贷款“万达业主贷”、“公积金社保贷”;场景分期类贷款“装修分期”;小微商户贷款“万达生意红”等。

  实际上,万达普惠的路线,还是侧重于线上小额现金贷款的打法。万达金融线下大额、场景分期业务等在总体业务体量中占比相当小,小额现金贷业务体量占绝对大部分,而且主要的流量都来自线上。

  在现金贷产品泛滥成灾的2017年,流量红利的消失、资金收紧、行业共债、产品同质化和监管形势一起形成了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在互联网流量打造的美丽“围城”中,万达普惠也没能躲开。

  市场寒冬逼近,对整个万达来说,万达普惠还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孩童”。走过的路虽然初见景色,但未来要走的路却更长、更艰难。

  线上流量的饱和,刺激着更多金融机构向线下流量入口摸索,正如万达花与万达线下消费场景的结合,就是万达对内部场景资源的挖掘尝试。

  “若线下商城的人不懂金融业务,整个体系的联动效率低,万达普惠的场景业务就做不起来。”一位资金方机构人士分析,万达集团资源的投入和配合,对万达普惠线下场景的拓展有重要影响。

  实际上,跟外界想象的不同,金融业务端和万达集团场景端牵手容易,却难深入发展。

  业内人士分析,万达普惠遇到的瓶颈,主要原因在于万达集团仍在“以传统地产的逻辑定位金融”。

  传统银行基因对万达金融的影响颇大。其中“广发系”力量庞大,最为出名。除了业务团队,管理团队中,万达普惠前总经理王玉海,万达金融集团董事长董建岳、万达普惠CRO蒋冬梅也都来自广发银行。

  一位接近万达金融的人士告诉新流财经,万达普惠给他的印象是“佛系”的,似乎并不急于做大。

  “每一个业务步骤都要发起OA审批,每一次审批都可能涉及7、8个人,为啥佛系?时间都耗在这上面了。”面对这些短时间难以改变的现实问题,黄鹏深感无奈。

  2017年底,传言中耗资百亿的万达网科失利,大裁员轰轰烈烈上演了几个月,无疑是对万达互联网金融的前路雪上加霜。

  “万达在经历万达网科事件前后,完全是两个时期,”一位业内人士评价,度过这个节点的万达,从激进的扩张风格,转向低调保守。同时,监管层近两年对国内几大资本派系的严格监管,也可能是万达金融选择偏保守路线重要因素。

  在万达集团2017年会上,王健林当众直言,说给曲德君(时任万达网科董事长)太多钱是个错误。此后,没有任何万达的管理层人员愿意再增加这样的“错误”,“不敢亏钱,一件事上都不敢亏。”

  很多加入万达的金融从业者,面对这样一座资源丰富的大山,都画好了宏伟的蓝图,准备大干一场。万达集团给金融帝国梦想带来了庞大的资源,但机制、体制织成的大网,也在某种程度上束缚着万达金融团队的梦想。

  但他们也清楚,站在不同位置上的人,可能面临更大、更难的问题,需要权衡更多。因此,对于王玉海的离开,团队内部有不舍和惋惜,也有理解和祝福。

  对于现在的万达普惠,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已经到了“小而美”的程度,但也都认为,万达金融业务的发展空间其实还可以在万达集团的基础上延伸得更大。只是万达普惠要突破瓶颈,真正联动万达生态去大展宏图,目前还无法估算需要多少时间。

  显然,“百年企业”的梦想可能是万达的,也可能是王健林的,但绝对不是打算离开的那些人的。


相关评论